姿态

我本善良。



这水好深,快放我走!吨吨吨

上瘾了_(:з」∠)_

(安雷安)十七岁与校服纽扣与再来一瓶 (1)

cp洁癖的我人生中第一次萌互攻 他们俩都巨可爱

校园架空
都有过路人前女友设定 介意移步
艾比和雷狮关系挺好!纯朋友

标题可能和本文没太大关系 但我想叫这个(什么)

1

“喂,雷狮。”男同学带着玩味的笑,大拇指指了指窗户外面的某处,“那不是你前女友么。”

雷狮这会儿本来趴在桌子上打手游,有一搭没一搭的参与着对话,听到同学的调笑,先不自觉的脱口而出,“哪个前女友?”

“校花啊,”那人笑嘻嘻的说,“给了你一巴掌的——没看出来她脾气那么暴啊。”

废话,亲眼看到自己被男朋友绿了不生气才怪。
旁边座位的艾比听到这翻了个白眼,语气不善地为女性同胞打抱不平。

雷狮心不在焉的哼哼,顾左右而言他,“佩...

让凯莉小姐姐穿穿我的私服感觉美滋滋

六年过去了 我都老了 小爱还是那么漂亮_(:з」∠)_

万里春(5)

前文戳主页(懒得挨个放链接了)

居然更新了,开不开心?刺不刺激?我也找回我的傻白甜风格了。

万里春(5)

一班的老师是新调上来的数学年级组长,姓张。几天前刚从假期中回来。老张年过半百。头上稀稀拉拉得几个头发勉强梳成中分,骨架子撑不住衣服,在里面荡来荡去。一班同学很快发现,老张看着瘦弱,写起黑板的时候却铿锵有力,抄个班规就能写断三根粉笔。说起话慷慨激昂,讲桌前两排都成了重灾区,他们不敢去明显地去遮,只好带着沉痛的心情去忍受用情至深时就迎面飞来的唾沫星子。

幸好格瑞坐在教室最右边,才能免于灾害。唯一不幸的是:他这个位置靠着窗户,窗帘这会儿还没来得及挂上,中午外面艳阳高照,他正好有幸接受到阳...

金瑞 三五七言秋风 R

第一次写肉被屏蔽了N+1次,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。

全程黑金出没,很黑。

三五七言秋风。
 

我从陌生的房间醒来。
一开始的几秒我感到惊恐,心脏像是被魔鬼在手心中攥紧了似的,毒蛇盘在上面,冰冷的信子舔在我的脊柱上。
但这股劲一过去,我的心就平静了下来,像一滩死水,只留下一身的冷汗。

好饿。
昨晚饿着肚子睡着了,饥饿涌了出来。饥饿慢慢战胜了麻木,懒惰又慢慢战胜了饥饿。隔着一层薄薄的向下凹陷的肚皮,胃袋在无用的呻吟。但我还不想起床。

隔壁夫妻的叫骂声愈演愈烈。我盯着天花板,盯着墙壁,想象墙皮上的龟裂是怎样从一个角落渐渐蔓延到整个墙体的。
我突然捕捉从厕所传来的滴水声,脑子里浮现出黑暗中,一滴闪着银光的液体直线掉落——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然后砸个粉碎。
昨晚忘记拧紧水闸了?

我张了张嘴,又马上窘...

嘉瑞 亿万星辰。

一辆假车。BE预警。

金死的那天,格瑞垂着头,呆呆的望着地上那人唯一剩下的那点东西。我以为他哭了,但是没有。他只是喃喃道,“我还是没能保护他。”
挺聒噪、一米六几的一个人,被回收之后就缩成了这么点。
挺神奇的、挺神奇的。

凭他不稳定的能力,活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,也算是死得其所。

我觉得应该安慰一下他,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。说什么呢?格瑞难道会比我更不清楚吗?这个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注定了,根本一开始没有任何人的逼迫,而所有人都还义无反顾的向火坑里跳,这不是活该吗?既然如此,我还劝解什么呢。难道要说“我觉得他在另一个世界会活得幸福的”这样的屁话?但凡有任何一个人是相信极乐世界存在的,就不应...

嘉瑞 第四人称(上)

一共上中下三篇 本篇瞎bb 中篇高潮 下篇打炮 美滋滋
其实我就是想写打炮 但是为什么铺垫这么长(痛哭流涕)
我对战争,头衔真是一窍不通呀!有什么bug小天使们请温柔的提醒我,谢谢你们!

第四人称(上)

当嘉德罗斯第一次看到他的新主治医生时,就已经心下了然。
“It was love at the first sight.”①

嘉德罗斯躺在床上,一条腿打着石膏,还吊在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麻布支架上。他头顶被缝了五针,却也已经结痂了,不再一直向外渗血。纱布刚被护士更换成新的。这护士估计是个新手,绷带在他脑袋上缠了一圈又一圈,松松垮垮的,时不时的滑落下来挡住视线。

嘉德罗斯在一场敌军蓄谋已久的空袭...